您的位置: 双鸭山资讯网 > 美食

打工博物馆记录人性尊严

发布时间:2019-11-26 20:42:07

打工博物馆记录人性尊严

如果不依靠导航,你很难找到皮村。 它位于北京五环和六环之间,朝阳、通州和顺义三区交界,首都机场航线正下方。每隔六七分钟,就会有飞机轰鸣而过。对初到皮村者而言,看飞机在低空中翱翔,是种新奇的体验,但皮村居民早已不会在飞机上停留一眼,他们大多是来自河南、河北、四川等地的打工者,因房租低廉,寄居于此,头顶的飞机与他们无关。 事实上,如果没有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,皮村不会吸引更多的初访者。不大的博物馆藏在一间院子里,由破厂房改造而成。在一些人看来,它的展品不太值得摆在玻璃(1304,-11.00, -0.84%)柜里:暂住证、就业证、工资单、劳动合同、工伤证明、生活用品、工作服、劳动工具、欠条、政策文件 尊严是每一个人最基本的价值意义,博物馆希望让人们看到劳动者的尊严。 博物馆创办人孙恒告诉,他喜欢谈论尊严。 特殊的展品 2008年5月1日,在香港乐施会帮助下,这家民间公益性质的博物馆正式开馆。 博物馆大概一千多件藏品,大部分是工友们的捐赠。 博物馆馆长许多向《华夏时报》介绍。 这里的展品与现实很近,因为它就是现实:一双在富士康工作的打工者跳楼后散落的夹趾拖鞋;一张月收入1600多元的工资条,只是其中大部分是加班131个小时换来的;广东一位女工的工卡,正面是照片,背面是冰冷的汉字 上班时间不准上厕所 一个女工在工作时造成10级手部残疾,另一位女工把她的手画了下来;一个烤羊肉串的炉子,曾被没收,又被主人花200元赎了回来,捐给了博物馆;多种颜色的打工学校的校服,打工者的随迁子女会有好几身校服,搬家就要换学校,有个孩子在北京生活3年,搬了20次家。 博物馆的到访者,都会在一张玻璃柜旁停下脚步,那里展示着各省市、各种版本的暂住证,不远处是一张年轻人的笑脸,那是孙志刚流传甚广的一张照片。 孙志刚事件对我影响很大。 孙恒向《华夏时报》表示。 尽管1949年以后,迁徙自由曾一度写入《宪法》,却很快名存实亡,1975年更是从《宪法》中消失。 暂住 二字,也成为外来人口的梦魇。 2003年的一个晚上,湖北青年孙志刚因无暂住证被收容,后遭毒打致死。此事经媒体曝光,促使国务院出台了新的《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》,终结了收容遣送制度的黑色历史。 孙恒在2002年因没带暂住证而收到的50元罚款单,也陈列在博物馆中。 更有尊严的生活 37岁的孙恒,曾是河南开封一名音乐老师,这意味着他可能一辈子都是一名音乐老师。1998年,孙恒厌倦了一成不变的生活,不顾父母强烈反对,选择辞职。带着母亲的一句 滚吧 和家里最破的被子,孙恒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,成为北漂。 在北京,孙恒的第一份工作是当搬运工,每月收入300元。此后他换过十多种临时工:推销员、送水、发小广告、去酒吧唱歌 这让他对未来深感迷茫,他决定离开北京,去外地卖唱,也结识了不同的打工者。 1999年的一天,在一个工地,孙恒遇到一位叫彪哥的建筑工人。在与他相处的3天中,彪哥不发一言,第三天晚上,孙恒为工地的工友们唱歌,彪哥听完,把孙恒拉过来,伸出粗糙的手: 兄弟,我羡慕你有个好嗓子,我只有这双手,我要靠它养活一家老小。我累的时候就喝酒,想家。我想不明白,是我们用血汗建起了城里的大街和桥梁,为什么还是被人看不起? 后来,孙恒写了一首叫《彪哥》的歌,在打工群体中广为传唱。 2002年,孙恒与许多人成立了新工人艺术团,为各地工友免费演出。 没有舞台,工地上找块地就是舞台。没有灯光,工友们就把探照灯打开。没有麦克风架子,就把钢筋棍拔起来一插,麦克风一绑。 这让孙恒有了归属感,也开始重新审视包括自己在内的打工群体。 新工人群体用自己的双手和血汗,已经改变了中国的历史,其实也是改变了世界的历史,但他们的贡献还没有得到相应的尊重,甚至不承认我们是工人,还在称为农民工。 孙恒说。 王小波曾说:你在认识的人面前被当成一个人看,被尊重,但在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,就可能会被当成东西对待,我想在任何地方都被当成人,不是东西,这就是尊严。 然而离开村庄的打工者,与尊严相差甚远。 如果一个劳动者靠自己的劳动却拿不到工钱,这是没有尊严的;如果受了工伤却去不了医院,这是没有尊严的。劳有所获,病有所医,老有所养,住有所居,学有所教,这是让一个人有尊严的最基本的物质条件。 孙恒说。 崔永元曾给博物馆留言: 每一个现代化城市,都是一座打工博物馆。 过去30年,中国有几亿人离开村庄,迁入城市。美国华裔作家张彤禾在《打工女孩》一书中写道: 是自尊,而非恐惧,让他们留在城市里。

狮子座
养护
民生历史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